何所冬暖何所夏凉:何所冬暖何所夏凉:安桀被郗辰强吻,后终知晓原来艾维斯就是郗辰

何所冬暖何所夏凉:何所冬暖何所夏凉:安桀被郗辰强吻,后终知晓原来艾维斯就是郗辰

  冉冉与年屹情愫渐生 杨凯故与冉冉暧昧惹程静误会

  家珍不知道该如何告诉朴铮程静与杨凯没结成婚的事情,拿着手机反反复复的对录音发送又撤回,纠结极了。而此时冉冉担心白天年屹欺负了家珍,晚上跑过来关心家珍。而在得知了杨凯和程静的事之后,很是担心朴铮会又与程静在一起,而家珍会再次遭到抛弃,忙给家珍出谋划策。家珍不愿听冉冉的话,躲进房间里,心里依旧坚定地相信朴铮。

  第二日,冉冉与年屹一起吃饭。冉冉点破上次年屹说的朋友的事情其实说的就是年屹自己,年屹被看穿,于是便坦然承认,但而后又表示见家珍如此相信朴铮,觉得自己已没有机会了。冉冉看年屹明明已经决定放弃家珍,却依旧没有出手帮助杨凯,感到很是奇怪。年屹于是告诉冉冉他这样做是为了试探朴铮,还称如果朴铮对家珍不是真心的则一定会将家珍追回来。

  

  冉冉很是感慨杨凯与程静之间的无私爱情,而受他俩爱情的影响,冉冉以前的“爱情是自私的”这个价值观,也慢慢地受到了动摇。吃完饭之后,年屹送冉冉回家。冉冉问年屹是否会帮助杨凯,年屹回答是自己是商人需要为公司负责。年屹还表示自己每次与冉冉说话总是忍不住打开话匣子,冉冉听了之后开心娇俏地踢了年屹一脚以后便跑开,称要给年屹留下特别的印记。

  叶蔺再次试图劝说亚俐放弃与自己结婚,称自己不是个好男人未来也不是一个好丈夫,然而亚俐却坚定地对叶蔺说爱他。叶蔺无法,只能说出自己真正不想与亚俐结婚的原因,他苦心劝道不希望亚俐为了自己伤害身体,他会很心疼。然而亚俐却决心已定,无论如何都要与叶蔺结婚。

  

  杨凯来到公司之后,被告知已有多个供应商来办公室大闹了一场,并且在这之前程静也来过这里找过杨凯,差点就发现了所有的真相。杨凯自知已走投无路,便打电话约冉冉出来,答应了收购的条件。

  

  冉冉与杨凯在酒店见面,正探讨收购合同的细节时,程静打电话给冉冉想要询问杨凯的下落。在杨凯的拜托下,冉冉接起了电话,电话里传来程静憔悴悲伤的声音,难过地托冉冉传话给杨凯,称她在等杨凯回家。杨凯听了程静的话,眼泪再也忍不住得流了下来,伤心地说如果自己不能给爱的人幸福无忧的生活,就不能和程静结婚以此拖累她。冉冉觉得杨凯所作所为对程静不公平,出于好心,于是便偷偷地打电话给程静让她过来酒店这边见杨凯。程静来到了酒店看到了杨凯,而同时杨凯也看到了程静,于是便故意拉过冉冉作出亲密的样子,作出自己再次沾花惹草的假象?程静果然以为杨凯喜新厌旧,对自己始乱终弃,伤心欲绝地离开了。

  

  年屹已经决定帮助杨凯,于是开始打电话联系之前投资杨凯公司的投资商张董。而冉冉虽然明天就可以促成杨凯公司的收购方案了,然而心情却还是非常糟糕。心情郁闷的冉冉向年屹诉说着苦闷和对杨凯的同情,虽说觉得一定可以有其他方法帮助杨凯,然而又明白希望渺茫,就像找到两心相悦的人一样,都太少太少了。而年屹看着为杨凯程静担心的冉冉,笑得很是意味深长。

  

  预告来袭:席郗辰强吻安桀,后终知晓原来艾维斯就是席郗辰

  叶蔺很担心亚俐,详细询问医生亚俐捐肾之后会不会有后遗症,并且还忍不住脑补亚俐可能出事的情况。家珍找到杨凯,愤怒地指责杨凯离开程静的事情,杨凯被家珍缠得没法,一气之下告诉了家珍自己破产的事情,家珍听闻真相,忙上前安慰。而叶蔺已经最终下定决心要与亚俐结婚,并表示一定会照顾好亚俐。此时小小走了过来表示不希望叶蔺为了自己和不爱的人结婚,然而叶蔺却说自己会对行为负责,小小于是又问叶蔺是否爱亚俐,叶蔺却回答不出来了。

  

  席郗辰尾随安桀进了一个遗弃之地,结果却为了救安桀一起掉进了山洞里。两人一起找寻出口,然而当找到出口时,席郗辰却因为身体不适坐在出口不出去,还问安桀是否只要自己不出去就可以原谅自己,安桀以为席郗辰要逼迫自己原谅他,不肯应答但也不肯离开。席郗辰见安桀不肯离开,于是将她一把拉过,狠狠地在安桀嘴唇上印上一吻,安桀被成功惹怒,愤怒地一个人离开了。安桀从一个当年的主治医生口中得知,当年为自己请医生做手术陪伴自己的艾维斯就是席郗辰,震惊不已。

  举报/反馈

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,本站不存储、不制作任何视频,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

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附说明联系邮箱,本站将第一时间处理。

© 2022 www.shxr88.com  E-Mail:  

统计代码

观看记录